欢迎来到老B区块链平台_一家专业的区块链资讯网站带你了解数字货币经济!
老B区块链:http://www.quklzx.com专业的区块链平台,放心可靠做区块链!

8月5日下午,在“2020 Cointelegraph中文大湾区·国际区块链周”现场,Neo创始人达鸿飞发表了题为《Neo的再进化:区块链的破圈之路》的演讲。


 
达鸿飞:公有链要破圈,要在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三个方向上进化
达鸿飞在演讲中分享了区块链市场规模的现状、公链破圈的三个方向和Neo在公链破圈上的实践探索,他指出,公有链要破圈,要在三个大的方向上进化,分别是: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


 


他表示,针对公链发展的方向,Neo重申了愿景,要为未来的智能经济打造开放网络;同时,技术上,从Neo2升级成Neo3,核心组件将有三个重要模块,一个是Neo ID,二个是Neo FS,是分布式存储,三个是内置的预言机;业务上,Neo加入了BSN区块链服务网络以优化区块链应用的开发和部署,通过发起IWA参与全球数字资产的标准制定,并将与其他区块链通过跨链协议Poly Network实现事务一致性。


 


以下为演讲内容:


 


在上台之前,尤其是上午在会场的时候,我就特别感慨,我想大家平时都听说过一个词叫做景气指数,或者叫信心指数,今天踏进这个会场,我们能够感受到区块链行业的信心指数在向着高速发展的过程。


 


我要讲一讲Neo,我的第一个和Blockchain相关的事情,就是做了中国的第一个公有链Neo。破圈的挑战,首先我想分享一些区块链行业的数据,我们正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目前一共有四大类资产,一类是整个美国的股市,规模是35万亿美元。然后是中国沪深两地的股市,加起来有6万亿美元,港股也有4万亿美元。然而区块链世界,当然这里面的数字主要讲的是公有链所有Token加在一起的,不管是虚还是实,讲的是总体的,一共是0.27亿美元,和前面主流的资本市场相比,我们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我们还是非常小众的市场。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说,这个区块链数据并没有包含为企业服务,那些做联盟链公司的市值规模。 我们也可以看看在企业服务这一端是怎样的状况。这是企业2019年采购区块链服务的数据,在传统的IT建设这块,整体的金额是1345亿美元,而在采购区块链这块,根据IDG的数据,这个数字只有27亿美元,这也就是全球所有的企业服务区块链公司整体的营收水平,我们可以在这个营收的基础上乘以一定的系数,算出这些企业服务公司的市值是多少,这是27亿美元,假如乘以10倍营收,就是270亿美元,乘100就是27000亿美元,这样来看,仍然没有达到万亿规模。 所以可以说,我们今天还在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对我们来说大规模的主流应用怎样进入到更多的行业里,这是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也列了一些DeFi的数据,大家知道所有DeFi加起来每天活跃用户量是多少吗?看起来DeFi非常火,但如果只看这个数字,截止今年6月份,Uniswap、Compound这些,他们都是多个地址对应一个人的,DeFi所有行业加起来的日活大概是小几千的水平,还在非常小众的阶段。

达鸿飞:公有链要破圈,要在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三个方向上进化

刚才讲了,我们还是一个很小的行业,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第一个,所有的区块链,虽然大家讲的是分布式账本,但是这是割裂的,绝大多数区块链之间的资产没办法互相流转,信息没办法共享。 第二个,面向开发者来说,可供选择的开发模式非常繁杂而且不友好,是一种非常破碎的开发体验。第三个,当你想和现实世界的金融打通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落地及合规的阻力,没有良好的框架,所以这些都是区块链今天破圈要面临的。
 
前面我们讲了三个问题,现在我认为区块链,尤其是像Neo这样的公有链要破圈的话,要在三个大的方向上进化,分别是: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
 
第一个,互操作性。我刚才讲,这个还是存在割裂状况的,我认为未来区块链和区块链之间一定可以通过跨链形式互相连接在一起,而且这些跨链协议不仅仅是让链跟链的数据打通,不仅仅是让以太坊上的资产到另一个链上,更重要的是能实现另一个链上的智能合约,并且获得这些智能合约返回的结果,所有的世界都是在原子级的操作里完成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天你想买张机票从深圳飞去北京,这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把机票退了,买一张高铁票坐过去,但得保证一个前提,如果高铁票没买到,那张飞机票也不能退,最后别高铁票买到了,飞机票又退不了,一个是飞机数据库,一个是火车票数据库,要做一个原子级操作,如果想象成两个区块链,就是要保证事务的一致性。如果你想象得更多,微信、支付宝各种各样应用都加入进来,这是一个完全统一开放的互联网,而且不仅仅是资产上的。 
 
第二个,通证化。为什么我认为通证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刚才很多人都在讲DeFi,我们今天来看,它仍然是一个完全内循环的系统,和外界的交互非常少。如果我们希望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投机炒作的工具,我们当然希望它能服务实体经济。怎样服务实体经济?需要有数字身份,把实体的法律关系映射到那里,需要有通证化框架和资产,这些资产可以是收藏品,可以通过NFT的方式进行,也可以是证券,甚至是货币、法币、实物,进行链上的映射,这些都是我们把真实世界和链上世界进行互联的方法。 
 
前面讲了两个要努力的方向,第三个方向是适应性。讲到这里的时候,大家可能不明白我在讲什么,我觉得最好的例子就是生物世界。在生物世界里,并不是算力最强的,或者体积最大的生物一定能生存下来,也不一定是最聪明的生物就一定能生存下来,就比如人类和细菌相处,在这个地球上存在的时间要少很多,最终能留下来的,往往是适应性最强的生物。在适应性上,尤其是对于公有链来讲,应该放弃一些纯粹意识形态上的追求,比如我一定要追求极端的去中心化,一定要追求抗审核,一定要追求某一种共识机制,才认为这是所谓好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固化。
 
大概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在出Neo第一版白皮书的时候,当时我就提出了一个想法,我认为去中心化就是一个目的,它的目的是保证去除特权,因为在中心化的组织机构当中,这是一个最高效的协同机制,但不可避免会给一些协调者更多的特权。我们今天通过算法形成的共识,能够把这种特权取消掉,我们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说它越分散在美学上就越好,而是应该把一些不应该有特权的去除掉。同时,我们也应该更加理性务实地考虑哪些操作应该在链上发生,哪些在链下发生,什么样的许可机制应该做KYC来保证业务的合法。 
 
刚才分享了三个对于公链发展的方向,再具体一点到应用,怎么来做这个事情? 首先,我想再重申一下Neo的愿景,我们的愿景是要为未来的智能经济打造开放网络,这里面有几个关键词,第一个是智能经济。这是对数字经济更高层面的阐述,不仅仅是数字化的,它是可编程的,是开放的,是互操作的,是透明的,甚至是普惠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做的是开放网络,允许无许可创新,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进行实验和创意,这是Neo的愿景,我们要聚焦在数字资产这个方向上。
 
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在技术上怎样变得更成熟。去年的时候Neo团队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绝对,我们要把今天的Neo2升级成Neo3。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推演跟选择,最后发现我们只有一种方式能把Neo3做得最完美最好,你可以理解为Neo2变成存档,Neo3变成全新的,从第一个创始派开始运行,有点像新生的区块链,这是我们选择更好适应这个时代、技术和整体环境发展后我们做的抉择。
 
具体会有哪些变化?我们会从图里核心的协议层(蓝色部分)上升到组件部分,再到最上面的基层应用部分。核心组件有三个重要模块,一个是Neo ID,它是连接真实世界的身份和链上身份的工具。第二个是Neo FS,是分布式存储,作为智能合约Neo可以有很大的存储空间。第三个是我认为最独特最重要的,是内置的预言机,在Neo3上所有的智能合约拥有了直接和传统互联网沟通的能力,你可以直接访问任何一个互联网的网址,并且得到这个网址所指向的信息,这就非常符合我们的愿景,要打造下一代开放型的网络,这个网络不仅仅是区块链跟区块链之间连接的,还是区块链跟传统互联网之间连接的,这是Neo接下来在技术上最重要的升级。

达鸿飞:公有链要破圈,要在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三个方向上进化

除了在技术上的升级之外,我们也有一些业务上的进展,主要有三点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我们加入了BSN区块链服务网络,通过大家的聆听,也会了解这个机构,它是由发改委和国家信息中心,由银联、移动和北京红枣科技共同发起的。有了这样的联盟之后,可以说区块链开发的难度大大降低,就成为了区块链世界的亚马逊/阿里云,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个,我们在国际上参与全球数字资产的标准梳理。Neo作为发起成员,我们发起了InterWork Alliance组织,跟我们一起的分别是埃森哲、微软、SDX、Digital Asset,这个联盟的实力就是要致力于数字资产在区块链上的各种各样标准。除了五个发起人之外,包括DTCC这些区块链行业和传统金融行业非常资深的机构,我们在其中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包括也跟其他的董事会成员参与了市场标准化的制定,也把我们的工具捐赠给这个组织,让他们使用这个工具设计更好的通证模型。
 
第三个,我们发起了开源项目协议Poly Network,听这个名字大家可以大概想象到,它做的是公链跟公链之间的互联互通。这样的一个开源项目有三个特点。一是支持更多异构开源,不管是以太坊还是Cosmos都可以连接在这个跨链网络里。其次是事务一致性的跨链操作,如果现在是互动环节,可能大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时候发币,很遗憾,这是一个技术型的开源项目,它不会有任何内置通证,在这样跨链的终极链上,它甚至没有智能合约。
 
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我们希望任何接触到跨链合约里的公链生态都不会被Hub吸取,你去看其他的跨币协议,都会有和其他介入面不太一样、更具有主导地位的核心,这个核心很可能会把大量的应用吸引到这上面,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单极的做法,我们希望制造更多极更平等的方式。这里有一个技术示意图,我不展开讲了。 
 
以上是Neo过去做的事情,希望通过这些事情,构建更好的公链生态。One more thing,DeFi,从Neo角度来看看DeFi这件事情,分为三个基本的组件模块,一是计价,二是流动性(完整交易),三是资产,他们之间会形成市场,中间的流动性市场把资产和计价连在一起,像核心资产、跨链资产本身可以生成币。对Neo来讲,我们缺核心资产的协议,我们缺自动的做市商,我们也缺一个更好用的稳定币,所以接下来Neo会在这三件事情上推进,希望社区在这三点上补全Neo的DeFi生态。

相关文章

注意!:文章内容只是老B区块链观点,投资需谨慎一切后果自负
公有链要破圈,互操作性、通证化、适应性三个http://www.quklzx.com/szhb/1236.html